ひとひらの自由


HACHIRO's weblog
by sei_oniyuri
S M T W T F S
1 2 3 4 5 6
7 8 9 10 11 12 13
14 15 16 17 18 19 20
21 22 23 24 25 26 27
28 29 30 31
カテゴリ
以前の記事
お気に入りのサイト

《Far Away》1

虽然98年的骨折事件让他觉得很丢脸,但那可以解释为舞台灯光太闪烁导致视觉疲劳……虽然“1998.5.18”这个日子理所当然的写在每一个GLAY相关的“Biography”里,但再怎么说那也是6年前的事了。
从那么矮的舞台上掉下来导致骨折也就罢了,可是平地摔交然后扭伤脚就真的说不过去……

“都是teru那个乌鸦嘴……_ _+”某人趴在老大肩上,脸上写满了不甘心。

这次的PV拍摄,情节是hisa冲入湖里,把将要投湖自尽的女主角拉回来,他只要跑过来回不足20米的距离,这个镜头就算OK了。
“哦~不要摔到啊~~”teru说这话的时候,hisa还听到老大在背后戏谑的笑声。
“我才没有那么笨呢!”
结果是他下一秒就踩到湖里的小石头,“扑通”!
就这样。

整张脸砸在水面上是挺疼的,入水之前真真的听到某主唱发出极为短促的一声“嘎”,然后就是水灌进鼻腔,水草的味道在大脑中轰的扩散开来,他突然很想吐。
在他想要站起来之前就已经被人拉出水面,隐隐约约好像听到老大焦急的询问“没事吧”,可是耳朵里呼呼的水声一直响,周围乱糟糟的什么也听不清,左边的隐形眼镜掉了,一边模糊一边清晰的视觉效果让他头晕的厉害,被人打横抱起的时候还在不停的咳嗽,口水湖水弄了人家一身。事后老大开玩笑的说“hisashi,这衬衫是我老婆新买的呢”,说的他很不好意思。

“hisashi,我说hisashi,眼睛怎么啦?怎么啦怎么啦?会不会疼啊?是不是磕到什么?啊?hisashi,怎么样啊hisashi?”
“没事,隐形眼镜掉了而已……”入水的冲击太大,尤其是左眼真的很疼,偏偏teru还一个劲的拉自己的手。
“眼镜掉了?那怎么办?会怎么样?去医院吗?我看看,hisashi,你把手拿开让我看看嘛!”
“teru你真是烦呐,把另一边也拿掉就好了!眼镜盒给我!”

之后就是一阵手忙脚乱,毛巾啦热水啦眼镜盒啦,眼前模模糊糊的,Hisa只能看清沙发的颜色好象是蓝的,“他们怎么把沙发都搬来了……”他想。
“真的没事吗?”哦……不愧是老大,语气沉稳,跟某个聒噪的家伙就是不一样。
“没事没事!”只剩一边的隐形终于拿掉了,他这才发现自己是靠在老大身上。
有点脸红,都32岁了,还像26岁一样多不好……平地摔交也不是谁自愿的啊……
“那我们把最后一个镜头拍完,就不用返……”
Teru立刻表示反对:“什么呀,Takuro!应该先去医院吧!”
“只是隐形掉了干吗要去医院……”
hisa觉得好笑,想站起来,却发现右脚开始没知觉,他皱眉,摇晃了一下又坐下去。
抬起头看见teru煞白的脸,JIRO拿着眼镜盒,想笑但是笑不出来,景色刷的一下变成蓝天白云,随后就是车内灰色的顶棚。

之后的记忆空白。

to be continue
[PR]
# by sei_oniyuri | 2004-09-15 17:05 | ∴ HA·Novel・Gallery

《HANABI》end

所谓幸福的顶点,
不过是烟花绚烂后的硝烟弥漫。

底下是黑压压的人群,欢呼声一浪接着一浪。
大屏幕上一闪而过的,是他忍着不想哭出来的僵硬表情。

嘭的一声,
绽放。
绚丽的花朵,在所有人的记忆里盛开。

某人的后背就在眼前。
只要低下头就可以放声大哭的距离。
他却只是使劲掐自己的胳膊,然后把自己抱的更紧。
不能哭。

前几天他老婆在厨房里唱:
「为了不让眼泪流下来,就用泪眼仰望天空。」
所以他抬头,开始头晕,差一点就要倒下去。
有人向前跨了一步,拍了拍他的肩。
“晚上,去喝酒吧。”

最后一瓣花火落下,
黑暗来临的瞬间。
笑容的背后,眼泪还是忍不住跑出来。

原来绚烂之后除了满目的硝烟,
什么也不会剩下。

甚至还没有手边这罐啤酒来的真切。

把头靠在方向盘上,盯着手里这罐已经喝完的啤酒。
-- 什么时候会有“富裕”的感觉呢?
-- 喝啤酒的时候能剩一点在罐子里吧!
其实他早忘了。
如果不是好事的主持人提起的话。

记忆这种东西,有时会出现断层。
一部分会被映像记录下来,
上节目的时候听着某人在旁边喋喋不休,他也能想起来一点。
暗暗的佩服某人的记忆力,同时想那家伙会不会用脑过度。
坐在右边的人凑近了一点,悄悄的说:
“我记得那家伙小时候挺腼腆的。”
“初中时就很开朗了。”
“谁说的?”
“Teru。”

“Hisashi君和Jiro君,你们刚才在说什么呢?”
主持人这样问。
两人一起盯着老大的表情还真是搞笑。
实在忍不住想要调侃一番。
“我说,你到现在还没变秃头真是奇迹啊!老大!”
不过话到嘴边还是吞了回去,最后只变成嘿嘿嘿的傻笑。

车上的电子表显示02:31,被Jiro推到副驾驶的座位上,他才朦朦胧胧想起来自己还在公司的地下车库。
“干吗?”
“去喝酒啊。”
“我醉了。”
“我才不信。”
“那你起来,我开车。”
“- -#……老实躺着!”

“叫上老大吧……”
“?”
“就说我要去破坏饭店的墙壁。”

「那一刻深深感觉到,GLAY被大家爱着。」
画完最后一个句号,这句话也就成了可以被缅怀的东西。
不久以后也将成为回忆。
下意识的手抖了一下,签名的最后一个弧度的某个拐角,留下了一些弯弯曲曲的痕迹。
笑。
而这也就是他的同学,和他同学的同学们,所看到的东西了。


END
[PR]
# by sei_oniyuri | 2004-09-15 16:20 | ∴ HA·Novel・Gallery


その他のジャンル
ファン
記事ランキング
ブログジャンル
画像一覧